墨溟忆

kt偏U 3+1+1+1/west偏黄私心年上组/草彅刚/高圭o/村上信五/Spyair/C罗穆帅/雷爷孙岛凉yywh/婉拒岚牛团/拒跳团团爱/特摄/推理

【新しい地図】无意义的梦扩写orz

         水,空气,圣光。
         就好像对阴影的偏见一样,这些属性似乎就是轻飘飘的使不上力。哪怕是半神攻击力也年年上总榜的魔法师和圣骑士也逃不过这样子的臆想。人们总认为为数不多的龌龊的任务都担在两个小个子身上,事实也确实如此。但是好好先生稻垣吾郎和香取慎吾现在却肆无忌惮的用着他们属性的另外一个特性,腐蚀。
         堡垒里面警铃大作,人一波一波地冲到两位中远程面前。大部分情况下他们会面对毫不留情的圣光和冰锥,但如果有些人不知好歹的说了些刺激的话,等着他们的便是窒息和水的腐蚀,或者圣光引发的自焚。明明还在事务所时被立成所有年轻人的榜样,阳光积极向上带给所有人希望,退出佣兵所也做着同样的事,怎么看都应该是光明磊落的两人举手投足依旧带着正气,但是下手却一次比一次狠。总有人觉得他们两人配合生疏,但是再怎么样也是三十年并肩作战的了。吾郎一抬法杖,巨大的咆哮着的水龙从魔法阵里翻滚着冲出。一旁慎吾都没回头看,长枪收回的瞬间借着惯性举盾,强大的圣光涌入水龙让人睁不开眼。圣光加持,一眨眼堡垒门口的敌人中就空出了一条大道。吾郎理了理头发,没理会想趁机偷袭他的盗贼——他们全被魔法师身边的幻化的水潭吞噬——再次举起了法杖一点地。慎吾同时挥枪,在身边漾起水纹的时候猛得冲出去。水魔法把所有应该落在身上的攻击化去,长枪上串着的敌人也惨叫着被圣光净化,两人又接近城堡门口了点。
         还是不满意速度,两人的眉头依旧紧锁着,下手愈发地重。在一阵人仰马翻后堡垒的大门被一波冰箭整个刺穿,慎吾跟着落地,最后是姿态依旧优雅的法师。堡垒中几个队长对视了下,明知道对方的来意还硬着头皮问他们有何贵干。法师啧了一声,一颗大水球砸了过去。骑士也不爽,一个利落的回旋后几乎凝固成实体的圣光从脚下盘旋着壮大着,长枪一指,圣光毫不留情地冲向了最右边的队长。
         “把刚交出来。”
         法师的身后缓缓地聚集了数不清的水箭,脸上是与平时截然相反的冰冷。明明是圣骑士,慎吾完全没有一丝笑容,一咧嘴只能想到秋季护食凶恶的熊。余下的四个队长重新握紧了武器,背上出了一身冷汗,心里只能期盼着首领快些从地牢里出来。

         阴冷的地牢里,草彅剛低垂着头摊坐在墙角,呼吸微弱,身上遍布着大小形状深浅不一的伤口,手臂也扭曲成了不自然的样子。一身黑袍的人目光还是钉在他身上,全然不顾楼上传来的阵阵声响。他一个箭步掐着草彅剛的喉咙举起他,再次猛的磕到墙上。身体因为冲击弹了一下,草彅剛又咳出一口血,睁开一只眼睛斜眼看着有些气急败坏的黑袍人。黑袍人咬牙切齿地继续追问关于他和同伴的动向和落脚点,但是草彅剛半个字都没说,头上伤口混杂着头发糊成一团,鲜血顺着脸颊滴下,抬眸看着自己的眼神森然,仿佛还有不屑。被这样的眼神注视着,一瞬黑袍人手松开,任凭草彅剛靠墙上咳嗽,却又因自己的胆怯恼怒地再次抓向他的脖颈。草彅剛放松着身体,仔细地听着楼上传来的动静。他勾起嘴角,下一秒用没断的手臂撑着墙向黑袍人的下颚。被突然袭击,黑袍人很快地立定身子,搜寻着藏匿于阴影的刺客。受了重伤勉强溶于黑暗的草彅剛很快被激怒的黑袍子踢中,他闷哼一声,又被肚子上的一拳打到墙上。收到重创,他反而笑了起来,黑袍的动作停了一下。
         下一秒身后的天花板塌下来,金发的骑士像领地受到侵犯的狮子怒吼一声,长枪捅穿了黑袍人的肩膀。下一秒几个小小的水球落在他的四肢,破开的瞬间袍子和皮肤被腐蚀,融在一起。黑袍人发出凄厉的惨叫。优雅地飘落到地面的稻垣吾郎急忙用温和的魔法紧急治愈着无力的刺客,又掏出一瓶药打开扶着草彅剛喝下,平日挑剔又有点洁癖的他毫不在意身上淡蓝的法袍被弄脏,让浑身是血和灰土的刺客靠着自己。慎吾用盾朝天一震,将上方的城堡彻底摧毁,一个光辉护盾被他用成了攻击技能,但是其他两人倒是被好好护在温暖的光中。待震动停止,慎吾收起武器轻柔地抱起草彅剛。稻垣吾郎嫌恶地看着一地废墟和混杂其中的尸体,高举法杖,汹涌的水流把地面上的东西一股脑冲去了森林。他一手搭在慎吾肩上,一手用法杖画出传送阵把三人带走。

如题,前一段时间做的梦没头没脑的展开【】

评论

© 墨溟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