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溟忆

kt偏U 3+1+1+1/west偏黄私心年上组/草彅刚/高圭o/村上信五/Spyair/C罗穆帅/雷爷孙岛凉yywh/婉拒岚牛团/拒跳团团爱/特摄/推理

【慎刚】772小甜饼

        夜晚的巴黎一如既往的绚烂,未曾太过现代化的城市夜空还能依稀见得星星。这次巴黎之行仓促得很,白天分头拍完772要用的部分,晚上行程也满满当当。推门离开餐馆,稻垣吾郎的困顿也不掩饰,风风火火地就让助理送他回酒店。香取慎吾紧接着也出了门,身后是有些酒醉的草彅剛。比起酒精带来的精神,忙着画展的慎吾也只想倒在床上睡去,只可惜后面那个44岁的大叔被晚风一吹更加精神,挨着自己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
        慎吾打了个哈欠,眨了眨眼睛试图把眼眶里藏了很久的眼泪憋回去。今晚的真心话环节实在有些戳心,难得稻垣吾郎也红了眼眶,自己心里也有点涩,更别提对面巨蟹座很容易哭的草彅剛早早地偷偷抹泪。大概是谈完话神清气爽,紧接着的晚餐三人都喝了不少。这不,早就微醺的草彅剛更加缠人,满脸通红的努力搂着慎吾的肩膀抱怨着对方埋汰自己的礼物。
        “我超喜欢这本本子才特意买两本一起用的!那个本子超好的,我送你你居然嫌弃!”
        草彅剛嘟嘴抱怨着。慎吾感觉自己的头开始疼了,他可靠地伸手勾上小个子的肩膀以免他摔到,同时用哄这人一贯的语气把不知道要走到哪里的草彅剛劝回酒店。
          “好好好,我也很喜欢tsuyopon的礼物。两个人一样的很开心呢。”
          草彅剛有些迷糊,但还是展开了微笑说着他就知道嘛自己超了解慎吾的,开口满满地都是改了几回都没能去掉的超,还硬拉着慎吾要散步。慎吾一边敷衍地应着,一边带着草彅剛往酒店方向走去。夜晚的阵风带着凉意,他不禁吸了口气。旁边的草彅剛怕冷,早就裹上了大衣围巾。看着旁边慎吾有点冻到的样子,草彅剛得意地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暖宝宝塞到慎吾口袋里。
         “慎吾酱就是不会照顾自己呢。”
慎吾撕开暖宝宝的包装贴在衣服上,把垃圾团起来再塞到裤子口袋里。感受着旁边那个人带来的温度,心情很好地回嘴。
         “哦,我听staff说了哦,今天tsuyopon带着goro酱走了冤枉路呢。”
         草彅剛撇撇嘴,酒精的作用下他靠慎吾的身子更近了。停下脚步,他看向巴黎铁塔,傻兮兮地说着真好看啊。慎吾也站定,看着铁塔。限定一小时的灯光早在聚餐时结束,夜晚的街道也没什么行人。就着轻微的风声和寒意,再借助残余的酒精,慎吾眼中的铁塔渐渐和东京塔重合起来,思绪也有些飘忽。他站着的时间长了点,旁边还醉着的草彅剛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催着自己快走。
         “tsuyopon是怎么想goro酱说的慎刚呢?”
         “嗯?”
         没头没脑抛出这个问题的香取慎吾也没抱多大希望从喝醉的人口中得到答案,他笑着抓紧摁住草彅剛肩膀的手,轻轻拍了一下,继续走着。
草彅剛倒是不像刚才一样闹腾,脸上是常有的仿佛在思考又好像只是神游的表情。感觉到他的沉默,香取慎吾也低头看着他,脸上还带着温暖的笑意。
        “嗯,就是这样的嘛。怎么说呢,嗯………就是慎刚,就好像慎吾就是慎吾嘛。”
        “反正不会变得,都是这样的关系啊。”
        慎吾看着草彅剛笑得更开,对方白皙的脸上透着酒精带来的红色,再加上刚刚说的话耳朵连同一部分脖子也变的红彤彤了。不服气搂着自己肩膀大个子的笑声,草彅剛的脑子还没能处理更多的信息,只是气鼓鼓地盯着慎吾。
        “嗯,什么关系呀tsuyopon?”
        自己看了这么多年对方的上目线,香取慎吾还是由衷地觉得长得高真好,44岁了,他头上的白发也到了一扫就能看见的程度。草彅剛张嘴,大脑却给不出确切的答案。以前自己是回答大亲友的吗?反正是和朋友,和吾郎桑不一样的关系,好像也不纯粹是亲友家人?哪里有大亲友会做那种事的。喝完酒晕乎乎的草彅剛显然有点短路,他嘟囔着说着就是那样的关系。香取慎吾把草彅剛往自己怀里又带了下,笑得贼兮兮的。草彅剛没思考完酒劲却又上来了,听着慎吾的笑声不服气地想离开。只可惜对方是力气大的高个,自己毫无章法的乱动一点没用,反而被慎吾抓住一个机会一拉抱住了。
         身后的助理只是远远地跟着确保没弄丢两人,街道上也没有会认出自己的行人。香取慎吾放在草彅剛肩上的手改为搂住他的腰,另一只手环住他的背,低下头亲了上去。最后喝的香槟的香气在唇齿间变得更加醇厚,本就迷糊的草彅剛更是彻底当机被慎吾圈在怀中。这是一个不长又很温柔的轻吻,在巴黎铁塔的映称下更加的像电影里浪漫的一幕。慎吾低头,闭上眼感受着两人呼吸间交错着的酒香,微醺的亲吻让自己的心在对待面前这人时融化。
         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呢,现在的香取慎吾哪怕明白也想学着欧洲人一样不去细究。平日里心照不宣,这样持续多年的关系周围人也都心知肚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草彅剛的在意,对方酗酒期彼此的挣扎,某一天忽然捅破加深的羁绊,从零开始迈出的步伐;这些碎片在慎吾的脑中交织成说不清的对草彅剛的喜爱,持续经年不曾褪去。
         草彅剛还是一副喝醉的样子,傻乎乎地抬头看着慎吾,笑到眼睛都眯了起来,眼角漾出好看的细纹。他乖乖地任由慎吾抱住,亲吻后更显得人软乎乎的。虽然慎吾也没再说什么,但是他的想法喝醉的草彅剛也全部知道,因为两个人是被心甘情愿系在一块不分开的。
         香取慎吾松开了怀抱,手却还是勾住草彅剛的肩膀晃悠着向酒店走着。街旁的落叶被风吹起,巴黎的深夜,铁塔的灯光就和过去一样点缀着夜空。

虽然这期772明显是lohas发糖多,但是我写不出只能瞎摸一个马马虎虎的慎刚小甜饼

评论
热度(5)

© 墨溟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