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溟忆

kt偏U 3+1+1+1/west偏黄私心年上组/草彅刚/高圭o/村上信五/Spyair/C罗穆帅/雷爷孙岛凉yywh/婉拒岚牛团/拒跳团团爱/特摄/推理

【香草/慎刚】坠入情网 3

我爱太太!

全烧:

从回程飞机上下来,亲切的空气让香取猛地打了好几个喷嚏。不是因为空气质量变差了,而是他从这股熟悉的味道联想到埋伏在机场出口外的记者群,心有戚戚。草彅和稻垣要比他晚一步到东京,现在他必须一个人面对机场外面的记者……但其实,在机场里交织飞舞的目光就已经足够把他逼迫到跑去研究所绑架正在研究时间旅行的研究者了。


快来个已经造出时间机器的人让我绑架!


但是他呼号再多次,刷新雅虎头条再多次,这个人还是没有出现,而他已经领到了托运行李,正苦闷地看着一圈一圈旋转的传送带,祈祷手里的箱子自己回到上面去,多转动几圈。饭岛察觉了他的软弱,用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猛戳他的上臂,“走了。”


“嗯。”香取抿抿嘴,抓住箱子的提手,慢吞吞走向出口。站在出口的地勤妹妹忍不住笑了一下,迅速低下头去。


香取忍住没有看她,在踏出去的瞬间挺起胸膛,假装面前的镜头都是在味增汤里泡了三天三夜的白萝卜。由于是在交通枢纽,怼过来的录音笔已经非常克制,但他还是稍微举起手挡了挡,拒绝听记者们塞进他耳朵里的问题。饭岛从后面刷一下飞出来,掷地有声地说:“我们很快会召开发布会跟社会大众还有粉丝朋友们说清楚这件事,请大家稍安勿躁——”


香取:啊?发布会?


饭岛回头:发布会,啊。


香取:于情于理我认可你这个操作的合理性,但你不能提前告诉我吗?????


他们相互飞了几个回合的眼刀子,沸腾的记者群一时陷入尴尬。这局以饭岛一个转头笑容灿烂地重复了发布会通知结束,他们和工作人员得以脱身,顺顺利利进入车内。


香取一屁股坐进后座。饭岛暂时也没有要说发布会详情的意思,可能是想等草彅回来之后再行通知。他瞟了一眼车窗外的景色,缓缓开动的车子带过外面无数含蓄的指指点点。


“我们当初为什么会跑去结婚啊……”他说。


饭岛夸张地打了个喷嚏。


 


草彅回到家的时候,东京已经进入第二天的中午。下飞机时香取给他发了短信,约了个时间要跟他谈一谈,所以他走进家门的时候,毫不意外地看到对方躺在自己家的沙发上看相声。茶几上摆了几页活页笔记纸,零零散散写了几个问题,草彅拿起来看过一遍,在茶几角上坐下了。


香取皱巴巴地冲他挥了挥手让他别挡着电视屏幕。


“离婚!”草彅把活页纸甩到他身上。


香取呲了下牙齿,举起左手,三百六十度炫耀无名指上的古董戒指。草彅叹着气把自己手上的戒指拔下来,随手放到茶几上的置物盒里。“你干嘛戴着呀?”


“我在附近下车走过来的,觉得不能落人口实。”香取也想把戒指摘掉,但没地方放,拔了一半又戴回去,“那就开始吧?”


“唔……为什么决定结婚?”


“第一题就这么难?”


“这是记者一定会问的问题啦。”草彅把活页纸拿在手上扇了扇,“嗯,就说反正也是一个新的开始了,可以做到以前做不到的事?”


“好敷衍啊……”


“之后再润色呗,工作人员会帮忙的。”草彅左右张望,从茶几的垫子下面摸出一支圆珠笔,刷刷地把答案写在问题下面。香取探头看看,发现草彅只是写了简略的关键字。他伸出手,示意草彅把纸和笔给他。


“下一问,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为恋人关系的?”香取问。


“啊,这个好难。想个时间点?”草彅掰着手指数了数,“你觉得十年好,还是五年好?”


香取无奈地皱了皱眉:“不要啦,说成是细水长流式的不就行了吗?有时间点的话,感觉像是那天做过了一样。”


草彅放下手,“的确是。”他思考了一小会儿,“那么,就和上一问结合起来回答吧。突然觉得能够一直在身边的,最了解自己的人,就是这个人了,所以才结婚的……这样呢?”


香取赞许地吹了声口哨,“你厉害的。”他洋洋洒洒记了一大段,“要是一男一女的故事,都能拿去写电视剧脚本了。”


“下一问是什么?”


“有想过领养孩子吗?”


“没有。”


“你光回答‘没有’不行的,要说为什么没有。嗯……‘我们和对方结婚是为了合法共度下半生’?”


草彅疑惑地看着他,“合法是什么意思?”


“就是在你要动紧急手术的时候,我有资格签字。”香取举起拿着笔的手比划了一下,草彅了然地点点头。


“下一问?”


香取扫了一眼纸张底部,“有没有想过粉丝的心情?”


“啊……”


两人一同低下头,草彅玩着手指抱怨:“这道题好难。”


“粉丝的心情……往任性点说,粉丝应该也想让我们得到幸福吧?”香取重重躺下,看着天花板说,“我们结婚对于她们来说是那么糟糕的事吗?”


“现在网上舆论是什么样子啊?我没看手机。”


“我也没看。但是相声之前的新闻节目里,我们还是热搜第二。”


“主持人怎么讲?”


“事务所那边已经把发布会的消息放出去了,今天就在说这个。还说明天会直播有关同性婚姻法案的讨论会。”


“我都不知道。发布会是什么时候?”


“三天后。饭岛没跟你讲?”


“我还没有联络她。吾郎桑说今天不联络也可以,休息一下……”草彅的声音慢慢减弱,最终深深叹气。“对不起。”


“这也有我的责任。”主要的问题大概都提到了,剩下的也没有心情再继续。香取把活页纸整成一叠,放在茶几上。他从沙发上翻身起来,光着脚走向厨房。“你吃饭了吗?冰箱里有什么?”


“还是叫个外卖吧。”草彅指了指玄关,“那边……鞋柜上放着饭店的外卖单。”


“哦哦……”


他走向玄关,在鞋柜上找到了外卖单。翻看的时候草彅的声音从客厅那边传过来:“我第一次觉得没有电视节目在手是件好事情。”


“是啊,不然同样的话要在各个录制现场都说一遍……而且在镜头里真是很难说谎。”香取选中了一家寿司,把这张外卖单单独抽出来,走回客厅,“我想订这个,这家店离你家最近。你来打电话吧。”


“OK。”草彅一手接过外卖单,一手拿出手机。


刚按下开头的电话号码,他的手机就响了。两人都被突然的铃声惊得往后缩了一下,看到来电显示是“饭岛”,互看了一眼,草彅接通电话:“喂?”


“嗯……啊?不对,可是……明天?不……好的……他就在我旁边……我知道了。半小时后?……明白了。……好,再见……”


香取紧张了起来:“什么?半小时后要去哪里?”


草彅低头看了眼外卖单,抬起头:“半小时后会有人把台本送过来,要边看台本边吃饭了。”他尴尬地笑了笑,“我们得参与明天中午的电视直播,是同性婚姻法案的讨论会……”


香取一阵气血上涌,腿软地向前走了两步,一个跳水扎进沙发里。他保持着这个栽葱的姿势,举起左手晃了晃:“离婚!我现在就要跟你离婚!”


“一个特级拼盘,红姜双倍。海胆和三文鱼要不要追加?”


“对不起,我要。谢谢亲爱的mua~。”




-TBC-

评论
热度(10)
  1. 墨溟忆全烧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太太!

© 墨溟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