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溟忆

kt偏U 3+1+1+1/west偏黄私心年上组/草彅刚/高圭o/村上信五/Spyair/C罗穆帅/雷爷孙岛凉yywh/婉拒岚牛团/拒跳团团爱/特摄/推理

【lohas】失眠 1-2

独立成熟的大人呀,在半夜里炸毛。

        稻垣吾郎很难得的半夜失眠,他坐起身揉了揉眉间。之前好像是做过什么梦,醒来后只觉得头疼;划开手机屏幕,时间却是三点。稻垣吾郎有些气急地把自己摔回床上,盯着天花板希望难熬的时候能快些过去。仿佛是故意想让自己毛躁的一面露出来,发呆也没让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及时睡着。高级公寓的深夜安静得让人忘记身处东京,在黑暗中时间的流速变得捉摸不定。再次点亮屏幕确认时间,稻垣吾郎几乎可以肯定明天去排练时自己会有一层黑眼圈。他翻过身子叹气,无奈地接受自己失眠的现实。
        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现在房间的布置都能看出轮廓来。自己躺着的大床,旁边是放着蜡烛和一些杂物的床头柜,再过去被厚厚的窗帘遮住的落地窗;一偏头,是虚掩着的通向走廊的门。过去自己很少失眠,睡不着的时候这扇门就会被无声地推开,猫咪轻巧地走进来一跃到床上。从猫咪的后颈一路顺毛到背脊,稻垣吾郎自己也会心安起来再次沉入梦想。
        可是猫咪不在了呀,自己也不想再养了。
        第二天出现在现场的成熟优雅的稻垣吾郎摘下墨镜,果然有着不符合其形象的黑眼圈。

黑暗中的床头柜渐渐多了很多东西。

         8月份的日程实在是忙碌。这个月的772结束了,但音乐剧还在持续中,之后更是有新的拍摄,实在不是什么失眠的好时机。稻垣吾郎揉了揉眉心,一旁的草彅剛好不容易把自己的注意力从抱着的kurumi身上移开,好奇地问着怎么了。稻垣吾郎转头,脸上的黑眼圈让YouTuber露出了符合其身份的惊讶脸。一瞬间收紧的手臂让窝在手臂里不太耐烦的大物女优咬了自己的主人一口,草彅剛这才回过神。
        “哇,Goro桑你没事吧!这么重的黑眼圈!”
        “是不是晚上睡得太晚了呀?早点休息吧。”香取慎吾也转过椅子来。
        “晚睡的还有慎吾你!要健康生活!”“什么吗我要画画很忙的…”“那也不行!Kurumi都知道要早点睡觉呢。”“我又不是狗!再说了现在出问题的是Goro酱!”
        草彅剛和一起地围过来的香取慎吾开始一句接一句冲着稻垣吾郎对话。虽然两人这样在常年围观的自己眼里实在有点像说相声,稻垣吾郎喝了一口水后还是轻声说着没事。
        年下的两位还是不放心的神情,香取慎吾想张嘴说些什么却被工作人员叫过去商量。旁边安静下来的草彅剛再次搂紧了昏昏欲睡的法斗鼓了下嘴,小声地再次开口,“Goro桑的黑眼圈真的很没说服力呢………回头我把我的安眠酵素菜谱发给你!”
        没能拒绝这样的关心,稻垣吾郎翻开了手中的台本,笑着说好。
        晚上邮件里果然多了一封来信,稻垣吾郎从沙发上起身,看着菜谱。
        “……这个酵素,要去买材料吧。只能明天再试了。”

        距离上次772结束后的反省不久便又是新一期的研讨会议,失眠情况并没改善多少的稻垣吾郎用手指敲着桌沿开始走神。工作人员叫了他几声都没得到回应,旁边没带自家闺女清醒到不行的草彅剛小心地碰了碰戴着墨镜的成熟大人。对方抖了一下回过神来,开始回答问题。见着稻垣吾郎和又熬夜画画的香取慎吾两个人精神不佳,草彅剛小声地叹了口气。
        会议结束后香取慎吾急着回家补眠,匆匆地告了别就上车了。睡眠不足的稻垣吾郎反应比平时更加慢了点,捋着头发又开始发呆。整理好自己东西的草彅剛拍了拍他,成功得到对方略带惊恐的回头。
         “Goro桑还是没睡好吧。”草彅剛开始翻找起自己的包,“所以我这次带了点用过的助眠香薰来……放在哪里了呢……?”
        稻垣吾郎有点好笑地看着对方乱翻一起,心里头还是发暖,这样的相处模式让自己想到了还在同一间乐屋时会专门多带面包的他。
        “啊!找到了!”与当时差别的只有肤色,草彅剛像那会掏出面包一样笑嘻嘻地把一个包好的小瓶子递给还坐着的稻垣吾郎,“这个挺好用的!Goro桑要试试呢!”
        晚上洗完澡喝完一小杯红酒助眠的稻垣吾郎刚想关灯,突然想起草彅剛给的小瓶子。他从包里找出来,将里面的精油放在香薰器里头。打开开关,一股好闻的薰衣草味夹杂着其他草药的清香渐渐充满了整个房间。

        亚马逊的网剧研讨现场,最近稍微恢复点精神的稻垣吾郎正在和共演交谈。刚互相道完别,草彅剛又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另一只手臂抱着的Kurumi也应景地叫了一声。“呐,上次的香薰好用吧?”
        对方邀功的样子和当初问面包味道时一样可爱,稻垣吾郎也笑着说不愧是健康tsuyopon。草彅剛把手臂里头不安分的法斗小心翼翼地递给大先生,也不管对方有些生疏的抱法又开始翻起了自己的包。终于不咬卷毛的法斗和天然卷本人一起好奇地看着对方使劲地不大的包里掏啊掏,拿出来一个喷雾瓶。“上次就想着了,我在sns上看到别人说这个也好用,就想着下次带给Goro桑呢。”
        对方真是和过去一样温柔呢,稻垣吾郎看着攀住自己手臂的法斗与对面她主人如出一辙清澈的双眼这么想着。

       “啊,Goro桑,听说这个维生素也很好用!”
       “还有这个,Goro桑也试试吧,不能不睡觉。”
        结束了音乐剧难得可以有休息日的大好时机,稻垣吾郎又失眠了。虽然现在总体频率变少,不能安分入睡依旧让人烦恼。头上的卷毛快要和内心一样毛躁地炸开,他又开始转过身打量着房间。这次床头柜上头第一个看到的便是上次见面草彅剛塞给自己的小药瓶,旁边稍微高出一点的是助眠喷雾,靠着窗边的是勉强才能看到一点的香薰,边缘处还有对方陆续塞给自己的各种助眠用品。床头柜不知何时也多了这么些杂物,一向坚持断舍离的自己深夜看到却不觉得凌乱。像睡前泡完澡喝的温红酒一样熨帖又温暖的感觉渐渐充斥了全身,房间里还残留着一丝薰衣草香味。微弱的来自市区的灯光从窗户缝漏出,虽然还在失眠,但稻垣吾郎盯着天花板,那股子焦躁慢慢地融化在了黑暗中。



lohas真是写得我战战兢兢,害怕。这篇大概是失眠了太多次的某天夜里打出的第一段,后来慢慢发展成这样。失眠好难受呀,我也想有阿草的关心。

评论(2)
热度(2)

© 墨溟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