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溟忆

kt偏U 3+1+1+1/west偏黄私心年上组/草彅刚/高圭o/村上信五/Spyair/C罗穆帅/雷爷孙岛凉yywh/婉拒岚牛团/拒跳团团爱/特摄/推理

【lohas】失眠 end


Kuru酱很喜欢Goro桑的家,她主人也是。

        所以真的不是对方策划好的嘛?第一次草彅剛说着看Kuru酱来自己家,只待了短短十几分钟便赶去下个工作;后面慢慢变成了几小时,甚至发展到了现在对方蹲在客厅逗法斗玩,自己把刚刚煎好的牛排端出厨房。稻垣吾郎放下盘子转身回去洗手,不由得质疑起草彅剛天然的外表中有多少是假象。“啊Goro桑好厉害啊!”吃完晚餐获得一大一小吃得满足而亮晶晶的眼神,稻垣吾郎装作嫌弃实则弯起嘴角。草彅剛自觉得收拾起了餐桌,稻垣吾郎也站起身翻看着台本。吃完饭翻涌上来的困意让他开始走神,过一会剛就会抱着法斗离开,睡前还能收到对方带有颜文字的短讯,不出意料这个双休他还会抱着闺女上门。大概是那么长时间共用乐屋的经历,注重个人空间的彼此都不介意对方的入侵,稻垣吾郎甚至觉得现在的生活也很舒心。

        话说太满容易遭报应,再次失眠到炸毛的稻垣吾郎摊在床上瞪着天花板。明明身心都疲惫到不行,无论闭上多久的眼依旧还保持着清醒。旁边柜子上一堆草彅剛乱七八糟塞的东西都没能起作用,那应该是心理层面的问题了,稻垣吾郎决定冷静下来解决失眠。但这问题根源是什么呢?工作忙碌但是自己早已习惯,那么多年都没出什么大岔子。恋爱方面更是单身了许多年没稳定过,心理上也习惯甚至享受这样的状态。
        今晚的窗帘缝隙比以往大了一些,澄黄的路灯与冰冷的白光交织成色块,交界处倒是柔和。没能想出什么问题,虚掩着的门也没有动静。门外客厅里Kurumi睡得正香,之前几年没有法斗也不会失眠。稻垣吾郎翻个身继续发愁。不应该是少了什么,那么是需要更多吗?在度过了四十多年的人生后幡然醒悟?
        之后的几天稻垣吾郎并没有失眠。只是那夜映入室内的灯光忘不了,疑问也没能搞明白,弄得人心痒。草彅剛抱着Kurumi去录了视频,又因为各种活动忙碌起来。自己家里恢复了一贯的整洁,却也少了几分生气。尽管日程排得满当,连与hiro君一起用餐的机会都变少了,稻垣吾郎觉得自己并不知足。连曾经失眠都有点让人怀念,哪怕是瞪着天花板焦躁不安都带上几分激烈与不同。明明睡眠质量变好在年底值得庆祝,早上跑完步去工作也持续了几十年,晚上回家依旧不对劲。就好像年轻时自己沉迷摇滚,在迷幻的灯光中甩头蹦跶,音乐冲击双耳带来的震颤也会化为独有的魅力,第二天醒来疲惫而满足,但中间没有足够调剂的日子就像现在这般。如果恢复前一阵的生活,默许对方的入侵呢?

        十月份的772反省会结束得很快,做了几期所有人也变得熟练了一点。要做出改变,稻垣吾郎提醒着自己。香取慎吾依旧是熬夜挂着眼袋没精打采地进门,草彅剛说了他几句,讨论时还是努力加快进度好放慎吾回去补眠。等大个子离开,草彅剛低头刷着sns,稻垣吾郎整理好包;他故作镇定地问对方要不要去他家吃晚餐,有信州的新鲜农产品不想浪费。草彅剛一下子仰头说着好啊,眼中带着纯然喜悦的亮光。稻垣吾郎轻松地说着自己先走了,转过身扬起的嘴角怎么也绷不住。
        两个人一只狗的晚餐很好准备,熟人送来的优质食材成功地让一人一狗再次露出满足的眼神。 自然而然的,草彅剛收拾完了餐桌在厨房洗碗,吃得很饱的法斗噔噔噔地跑来稻垣吾郎脚边趴着,而稻垣吾郎对着窗户练习着舞台。再过一些时间,草彅剛会捏着闺女的爪子站在门口和自己告别,而剩下的夜晚又是独自享受的时间。舒服地完成一套护理,稻垣吾郎在床上闭上了眼。
        他又睁开眼瞪着天花板,很显然失眠并不没有完全摆脱自己。在这样一个满足的夜晚,那个还没解决的问题又浮上心头。到底自己不知足的是什么变得明显,但就是因为有这样模糊的想法更让他苦恼。今晚的乌云黑压压的,记忆中的灯光也不再。即将浮出水面的答案带来了时隔多年不曾有的眩晕——自己年轻时把侵略却不想显露的一面寄托于摇滚与速度,夜里忘情放纵后回家关上房门的一瞬也产生过。他并不是会逃避的人,但踏出去这一步依旧让他踌躇。稻垣吾郎翻过身,盯着留了缝却什么都没能漏进来的窗帘。今晚通向走廊的门关得很紧。
        就好似那一晚的纠结没有过,接下来的几天稻垣吾郎并没有能碰到问题根源本人的机会。天空也变得晴朗,他晚上却也不失眠。生活又短暂地回到了过去,如同自己养过的猫想拨弄却碰不到的逗猫棒。但是猫咪被逗着玩后会猛得跳高,自己踏不出门还不能开条缝吗?丝毫没意识到正在拿自己与猫对比,炸完毛躺在床上等着第二天772前的商议,稻垣吾郎给手机上了闹钟睡去了。
        第二天的会议上,香取慎吾难得的精神。最年长的那位心不在焉地翻着台本时不时偷瞄旁边逗狗的好友,而好友一边逗狗一边意识到了视线红了耳朵。慎吾眯了下眼睛,清清喉咙。两位平和的中年人却被吓到,略带心虚地移开视线参与讨论。会议结束后,香取慎吾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快速离开。稻垣吾郎低头看着桌面,终于是下定了决心。
        “那个,每次过来吃完饭再回去也很麻烦,今晚hiro君也不在,剛君可以过夜的。”

        稻垣吾郎依旧躺在床上。今晚天气正好,窗帘却没拉开。门还是虚掩着,而走廊最近的客房门也一样。他没有给草彅剛hiro君常住的走廊深处的那间,而是离自己卧室最近的。屋内一片安静,两人都是早睡派,草彅剛大概也准备关灯了。这么想着,稻垣吾郎合上了双眼,一夜好眠。

大概是写完了没有告白没有亲密接触还分房的lohas
稻垣吾郎生日快乐!←心虚.jpg
大先生的失眠好了,我的失眠还没解决,人生啊。

评论
热度(3)

© 墨溟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