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溟忆

kt偏U 3+1+1+1/west偏黄私心年上组/草彅刚/高圭o/村上信五/Spyair/C罗穆帅/雷爷孙岛凉yywh/婉拒岚牛团/拒跳团团爱/特摄/推理

【慎刚】

1
香取慎吾百无聊赖的坐在神像前。他叹了口气,把跪坐得有些麻的双脚伸直,双手撑在地上打量着面前熟悉到过分的雕塑。作为这个神社不知道第几代的神主,从小慎吾就被种种家规教育着束缚着,每天都必须和面前死气沉沉的神像祈祷,供奉他,进行必要的仪式。从刚学会走路后被老管家逼着跪坐在它面前两小时不动,到明明能举办成年礼但是被劝诫着留在神社不出门,香取慎吾疑惑过,愤怒过,反抗过。每次伤人的话语都因为老管家通红的双眼和力道惊人抓住自己的手硬生生的憋回去,久而久之今年二十四岁的香取慎吾没下过山离开过神社,更别提正常社交和恋爱了。
想到恋爱的话题,慎吾伸手挠了挠蓬软的头发,索性躺在了地上。他听神社里的帮佣和香客说过,恋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爱是强大的力量,能给予人勇气,但又能极透彻地捅伤人留下愈合不了的伤疤。慎吾读过很多书,书上的人总会因为这个说不清的情感被命运琢磨。
但是爱是怎样的感觉呢?一定比成天对着这个神像有趣吧。慎吾翻到一边,又叹了口气,他的身份怕不是得一辈子单身终老在这里了。透过木质的窗户,悠扬的钟声响起,慎吾慢慢地闭上了眼沉沉睡去。

再次睁眼的时候门外传来清扫树叶时独有的沙沙声,慎吾就这么侧躺在地上从没关严实的门缝看向庭院里。太阳下一个新来的穿着和服的背影正扫着地上的落叶。距离有点远而门缝也不够大,慎吾眯眼瞧了瞧,终是夏末舒适的温度战胜了他的好奇心,没能让他起来出门一看究竟。
从侧躺摊平,慎吾的脑子还有些混沌,只听扫帚的声音愈发的响亮。在这清扫声变得有点烦人的时候,留了条缝的门被人小心地拉开,扫帚的主人探头进来,正好和躺在地上的少主人对上眼。慎吾还是没动弹,只微抬起了下巴在地上打量着上面的僧人。那是个比自己大一点点的留着精神的短发的男人,有着深邃的五官,穿着深色的僧袍盯着自己,扫帚还在手里。外面阳光和僧人一起进入了房间,轻柔的打在慎吾的身边。僧人也被镀了层柔和的金光,慎吾眯了下眼又迅速睁开,看着僧人因为自己的小动作轻笑着。
也许是睡意还没完全消退,僧人配合着阳光笑了起来的样子让慎吾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

2.
听老神典说,那是一个流浪的僧人跑来这里想待些日子。因为实在喜欢神社的环境又不好意思吃白食,僧人总是会扫扫地做做菜帮忙打下手。他们神社对于佛教也没啥想法,权当多个佣人罢了。
慎吾噔噔噔地从木地板上跑向端着羊羹的僧人。这几天的相处让他自来熟地抢过勺子吃下一大口,笑嘻嘻地把另一只手搭上比自己矮小的僧人肩膀说好吃。僧人名叫草彅剛,听他说是一个破败的寺内出来闯荡的,做的一手好和食。本身性格也带着几分孩子气,和慎吾相处得很好。慎吾很喜欢缠着草彅剛让他讲神社外的故事,草彅剛声音清亮,很适合慢悠悠地讲他各种各样的经历。他比慎吾就年长两岁,但走过的路比神主多得多,就是讲的时候容易溜嘴,还得被关在山上一辈子的神主帮他纠正。
慎吾又吃下一口羊羹,瞅着草彅剛。见他这幅模样,老实的僧人把整个碗都推给了他。慎吾咽下最后一口甜品,催着草彅剛把上次的故事讲完。刚开始没多久,慎吾又一次因为草彅剛的口误笑倒在他肩上。草彅剛有些不明白的甩了两下头,望向大笑着的慎吾。夏末的好阳光从屋檐下撒在慎吾没怎么打理的头发上,温暖而又让人移不开眼。他笑着的嘴角咧开可爱的弧度,眼睛里也是满满的快乐。哪怕还是不知道自己哪里口误了,看着这样的慎吾,草彅剛也跟着笑了起来。

庭院内的树叶渐渐变成了红色,地上的落叶也多了起来,草彅剛清扫的频率也变高了。难得的周中没什么访客的日子,早早完成自己工作的慎吾靠着柱子打了个哈欠,拖长了音问草彅剛什么时候好。草彅剛轻快地回答说马上,手上的动作也变大了。不一会儿扫帚就被他收好放在墙角,草彅剛坐到慎吾旁边,也打了个哈欠。两人看着快到正午的太阳发着呆,突然他兴致勃勃的问慎吾想不想去山下的市集看看,正好秋日的菌菇可以买点回来煲汤。
慎吾从没下过山,自然心痒痒得很,但老神典的脸又浮现在他脑海里。慎吾摇摇头,他还是不去了吧。草彅剛闻言有些失落,但很快,他整理好了下山用的行囊,说会给慎吾带来惊喜。自己不能下山,慎吾没好气的和他告了别,草彅剛也没被打击到,笑眯眯地就走了。
太阳渐渐下了山,草彅剛却出现在了神社门口。正常人用一整天的来回,这个体力怪物运动神经发达过了头的人半天就背着大包小包回来了。慎吾想了想两人比试技艺时自己惨烈的战绩,有些牙疼。还好自己力气大还比他脑子好使,安慰了自己,慎吾懒懒地问草彅剛带了什么东西回来。麻利地把各种食材整理好,还残留着精力的草彅剛把慎吾拖到一个小偏殿,神秘兮兮地掏出几个卷轴。慎吾有些期待的打开了,卷轴里面是画,很长很长的画,从神社门口一路到市集的路,四季的市集,从山下看上去的神社,年中的祭典和他自己。第一幅画明显比其他的粗糙很多,慎吾偏头看向草彅剛。草彅剛摸了摸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自己没画画的天分,被山下画画的老头说了好久。
“但是慎吾没见过山路嘛!能懂就好了!”草彅剛不服气地说着。
慎吾只是有些促狭地看着他,对面人白皙的脸上渐渐染上红色。见状满意的慎吾小心翼翼地收好了卷轴,和草彅剛再次进行着无意义的关于画技的对话走出偏殿。
“下次我来画你吧,实在看不下去了。”慎吾走到自己房间门口说道。还是有点不服气,但又很期待慎吾的画,草彅剛嘴上没说什么眼睛却亮了起来。那模样实在是可爱,心中得意又还存着感动,慎吾拥抱了草彅剛。身高差的原因他满足地把自己头埋在对方脖子那里蹭了蹭,在他耳边旁小声说着自己很喜欢他的画。看着耳垂渐渐变红,慎吾更加高兴了。他们结束了拥抱,互道了晚安。看着草彅剛消失的背影,慎吾关上门,挂上了其他的画,唯独把那个画工简陋的卷轴拿出来放在枕头旁。




赞美772的服装,太好看了

评论
热度(1)

© 墨溟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