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溟忆

kt偏U 3+1+1+1/west偏黄私心年上组/草彅刚/高圭o/村上信五/Spyair/C罗穆帅/雷爷孙岛凉yywh/婉拒岚牛团/拒跳团团爱/特摄/推理

【慎刚】

4
         无论香取慎吾多么贪恋暖和的被窝,早上身为神主的职责还是要无比残忍把他拉进来,洗漱穿衣,再去日复一日地祈神祷告。明明是接近年末的日子,神社里的人越来越少,老神典也没什么反应,只是盯着慎吾愈发地紧。人手不足,草彅剛也更忙了,两人在仅有的相处时间里倒是更加亲近了——甚至过于靠近了。秋末练剑时慎吾故意伸长手臂像是要把草彅剛圈起来似地问他姿势对不对,草彅剛餐桌上大半甜食都被心甘情愿地让给了慎吾,慎吾那间除了他自己和老神典没人能进去的屋子迎来了草彅剛,僧人行囊中爱惜的衣物也不知什么时候成为慎吾的了。
         被一阵寒风从瞌睡中冻清醒,慎吾往四周看了看。老神典难得的不在,他读完了祷词便偷偷走出了门,轻手轻脚地寻到正在生火做饭的草彅剛。草彅剛怕冷,冬天的时候里三层外三层的裹着,就这样在火炕没完全烧起来的时候还不停地搓手。慎吾看着他,自己搬了个小板凳和草彅剛挤在一块儿,好奇地看着他熟练地添加柴火干草。明明看起来很简单的动作,慎吾自己扔时却差点被火烧着,早就把手伸进慎吾衣服口袋的草彅剛笑得得意。见状,慎吾只是敲了他脑门一下,顺手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白皙的后颈在眼前晃得心痒,慎吾把下巴埋进草彅剛脖子处的空席,深吸一口气蹭了蹭。草彅剛不知是心大还是怎么的,没有僵住也没躲闪,只有耳垂红了。简陋的厨房里灶台渐渐烘热了温度,两人却在火过旺前分开。慎吾盯着草彅剛红到脸颊的样子,突然觉得恋爱这个原先混沌的一团迷雾中渐渐透出了目眩到幸福的光彩。

         年末最大的祭典要到了,今年神社人少,所有人忙得团团转。作息良好的草彅剛一早起来就把准备好的食材依次加工,途中抽空去了慎吾房间叫醒迷糊的神主,推着还没睁眼的大个子去洗漱。待穿好衣服还有起床气的慎吾来到厨房时,散发着热气的早餐直接让他眼睛亮了亮。其他人一早都在忙其他的事,两人也就在厨房并排坐在料理台旁解决了。咬着软糯的糯米团,慎吾悄悄地看向草彅剛。一偏头草彅剛正好也看过来,深色的瞳孔里是自己的样子。慎吾肆无忌惮地盯着草彅剛咬着筷子的傻样,草彅剛看到的是慎吾略带得意和满足的表情。空气凝固了片刻,两人同时张嘴发出了一个音节,又同时停下。慎吾最先笑了起来,伸手像往常一样揽过草彅剛的肩膀,手指却故意摩挲了一下他的后颈。草彅剛依旧没有躲闪,脸却愈发的红了。一顿早饭吃了挺久,两人踏出们门,走向了相反的方向。听见草彅剛轻描淡写地说等会见,慎吾勾起了嘴角,走远了。
         祭典的正午,上了山的民众比往年少了不少。自己不能出门但担忧着镇上情况的神主让僧人换了衣服悄悄混进了民众。走回来的僧人眉头紧皱,看着慎吾。山下的妖怪袭击了小镇, 粮食没损失多少,人员死伤却让新年的快乐冲淡了太多。身为神主,慎吾想得很多。本身这块区域并不是妖怪盛行的地区,上次肆虐的事件也是几十年前,哪怕是神社的能力也有所退化。自己必须绷紧神经了,慎吾心里想着,抬眼对上的是一脸担忧的草彅剛。压下思绪,慎吾在临去做繁琐的仪式准备前给僧人打手势,让他半夜溜去自己房间。
         今年仪式的时间比去年长了不少,死者需要送别,城镇需要祝福,人们也需要一点信仰支撑。哪怕是慎吾这种精力旺盛的年轻神主也累得不行。换下头冠和服饰,再卸下妆容,草草地洗了把澡,香取慎吾一手拿着饭团啃得欢快拉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已经坐在榻榻米上快要睡着的草彅剛被开门声惊醒,直接倒在了被子上。慎吾手抵成拳捂在嘴角轻笑,待解决完饭团擦好嘴,他小心的从房间衣柜里拉出一个卷轴,示意困惑的僧人打开它。草彅剛小心翼翼的摊开画卷,画上是慎吾眼里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样子,躺在地上的神主眼中被阳光衬托的更加出尘温和眼角弯弯的僧人。他呆呆地看着画,不仅仅是惊叹对方画画的水平,上面还充斥着慎吾过程中的幸福愉悦感,哪怕是再不懂艺术的人来看都会被它满满的情意真挚所打动。草彅剛不舍得放下手中的卷轴,他抬头,对上的是一双带着和画上一样强烈的情感的眼眸。慎吾慢慢坐下来,柔和地盯着草彅剛。

“那个,虽然我是第一次,也不清楚恋爱这个东西…也有说法是一期一会…不过我从第一天就开始觉得你很好。我也不知道之后会怎样…我是说身份啦…但是我觉得不说不行。”

慎吾难得地红脸,握住草彅剛手的掌心出了汗,但是他更紧的攥着不肯松手。

“我真的很想和你在一起。”

草彅剛脸红得比慎吾还厉害,稍微转开了视线,轻声的回答了好。
慎吾脑中关于恋爱的那团迷雾彻底凝固成了一颗被烙上草彅剛三个字的散发着夺目光芒的星星,落在他灵魂深处,迸发出了从没有过的满足与快乐。

完了这周两个design的project,希望周日772让我续命

评论
热度(5)

© 墨溟忆 / Powered by LOFTER